秘云 第十五章 丑陋的人

更新时间:2021-02-06 02:11:44 | 本章字数:5013

    面对现实,张月生似乎并不愿意相信那是陈思之,他疯狂在暗示自己,“假的、假的,这不可能……”

    “主人!”梦悠一叫喊,月生才像是在无尽的黑暗中被唤醒,他回过神来,再次擦亮眼睛去看那倚靠在墙上的女人,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就是陈思之。

    陈思之笑着,用手撩了一下自己自信而又美丽的黑发,蔑视道:“我等你们好久了。”梦悠不敢贸然行动,她的灵力十分有限,她不知如何是好,看向张月生,他还是摇摇欲坠的,便说:“主人,别想多余的事了,先着手解决眼前的问题。”

    张月生说:“我没想到,我一直以为,是鬼杀害了同学,我没想到,是人,还是我那仰慕已久的心目的天使。”他咬牙切齿道:“这要让我怎么下手!”

    “什么天使啊,别胡说了。”梦悠气嘟嘟的,“看清眼前的局势吧,你那个老师可是被她抓走了!”

    张月生这才想起来被抓走的老师,他马上对着陈思之问道:“陈思之,我问你,你把王老师怎么样了!!?”态度看上去虽然十分嚣张,但这可是他拼尽了全部勇气才叫出口的。

    陈思之不以为然,将地上的手电捡起,“谁知道呢,说不准。”便一把捏碎了手电!火光在她手掌中露了个面就被她无情的甩去。张月生大吃一惊,这是人能做到的事?梦悠道:“这人不是普通人,她或许对灵力也有深刻的认识。”

    张月生疑惑的问梦悠:“不是说一切都是鬼做的吗?为什么会是人?”他一直在否定陈思之和这场事的联系,但所有的想法都在事实面前被击溃,他真的特别绝望,不知要如何是好。

    “主人,冷静一下。”梦悠被他这精神错乱的样子吓到了,她感到有些意外,第一次见主人这般气急败坏。她看向陈思之,说:“我们得先把她制服,再从她的嘴里获得一些情报才是,主人,我不知道你跟她之间有什么联系,但如果你要拯救全校的学生,就必须跟我一起打败她。”

    陈思之掌中凝聚着一股黑气,她嘴角轻微上扬,趁着张月生和梦悠还在对话,将其投掷到月生和梦悠之间,二人还未反应过来,这团黑气宛如炸弹一般炸开,从内部冲出了令人作呕的负能量,将二人分开。梦悠使出灵·探,却也被这股能量遮蔽了双眼,眼前一片漆黑。

    “主人!!”梦悠用手剥开黑气,到处寻找着月生,却根本找不着人影。在黑气中,一只手冲破云烟突然向梦悠背后进行偷袭,幸亏梦悠反应及时,回首并用回旋踢踢开手臂,然后跳离原地,手臂的主人也在这波偷袭后露出面孔,便是那陈思之。

    黑气逐渐散去,梦悠却发现自己的主人早已不在四楼,她敏锐的发现陈思之的身后有一个巨大的窟窿,张月生应该就是在那个窟窿掉了下去。

    “你给我让开!”梦悠双臂展开,对着陈思之发起斩击,陈思之却用人类之身硬抗梦悠的斩击,她以手臂作格挡,将梦悠攻势汹汹的手掌轻松弹开。“什么!?”梦悠难以置信,原本以为这人跟月生有点交情所以还手下留情了,没想到这些不过是自作多情,自己竟然没法伤害到她的一根毫毛。

    陈思之露出笑容,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符纸,梦悠见那符纸瞬间惊呆,“捡魂师!?”她不由的脱口而出,那符纸的样式她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了,先前乔非便是以这些符纸作为武器的。

    “没错,就是捡魂师。”陈思之捏着符纸,放置眼前:“你是个很特殊的人,我发现你的身上有着比寻常人更强大的能量,不,应该说,你整个人就是由能量构成的。”

    梦悠后撤一步,这人看起来特别危险,她能看穿自己的身份,仔细一瞧才发现,陈思之已经将灵力凝聚在左眼上,黝黑的瞳孔中点缀着几点淡淡的金光。“灵·探!?”梦悠不敢相信,按理来说捡魂师是不会使用这一招的,他们根本没有用灵力强化自身的概念。

    “很惊讶吧,我也是在前段时间才学会的这招。”陈思之另一只手扶着左眼眶,“并且,我还加以改进了一下,像这样只用一只眼使用灵·探的话,配合着普通的右眼,我便不仅能够看到灵魂的力量,还能看到现实的世界!”

    “我管你是什么,我问你,你把我主人怎么了!”梦悠指着陈思之骂道:“你可别怪我等下把你杀了!要是主人有半点意外,我必加倍奉还!”

    “你指张月生吗?不好意思啊,我对他不感兴趣,现在估计已经被鬼杀了吧。”陈思之用平淡的语气说着骇人的话,张月生听到这句话都要哭死,“你看,我特意把你留在这里,就是对你感兴趣,我会好好对待你的灵魂的,现在你便把灵魂交给我吧!”说到这儿,陈思之眼神突变,捏在眼前的符纸瞬间被闪电包裹,随即冲向全身,散发阵阵金光。

    只一下,光芒褪去,梦悠谨慎的盯着前方——头戴道者之冠、身着飘逸红袍,红袍关节处做了细化处理,使得行动能更为方便,服饰虽似古代之人,但又有多处不同。这等眼熟景象,除开颜色不同,其他地方都与乔非的服饰完全一致!

    梦悠不敢再轻敌,眼前这个人是个不好对付的强大对手,不过眼前的局势对她来说特别吃亏,首先自己的灵力有限,只能使个几招便会失去力气变回刀刃,这在前几天已经证实了;其次目前对于鬼的情况还毫不知情,从陈思之的话中可以得知科技楼确实有鬼;再者就是张月生现在下落不明。

    “主人,你在哪?”

    张月生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扶了扶晕晕的脑袋,眼前究竟是什么状况?只记得一个像炸弹的东西在眼前爆开,然后自己就没了意识。刚想站起,一股剧烈的疼痛感刺激着他的神经,迫使他倒下。

    月生难受无比,刚刚摸着额头的手感觉特别粘稠,一眼看去,上面全是鲜血。这是谁的血?张月生先是这样问自己,随后他才意识到,这是自己的血!他抬头,上面是一层接一层的窟窿,最上面还有灯光如同聚光灯一般透过窟窿照向下面。

    “我这是,在一楼?”月生这才明白,是那个黑色的雾将自己脚底打穿到科技楼一楼,导致自己摔了下去,幸亏自己命大,否则可能就是第二个李梓鑫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张月生默默念着。

    “痛痛痛,真是痛死本大爷了,早知道把事情交给警察来做了!”张月生全身痛的快叫妈了,不过他回过神一想,叹了口气:“哎,我都答应王陆和罗跃他们了,真是无奈……”他坐在地上,周围黑不溜秋的,除了那窟窿其他地方一点光线都没有。

    每一层大概有3~4米那么高,张月生没办法跳起来抓住窟窿向上爬,他只能照着楼梯原路返回,摸了摸衣服的口袋发现只剩大门的钥匙还在,其余一串钥匙竟全部消失不见。

    “可恶!一定是在摔下来的时候掉了。”张月生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买带拉链的衣服。他不知现在该如何是好,这里黑乎乎的连路都看不清,更别说是采取行动了。

    正好在这个时候,张月生撑着地板的手恰好碰到了一个物体,他扭头一看,发现那竟是他的DV,那一刻他仿佛发现了胜利的曙光,高兴的像个孩子,如此一来,他便在神秘而又恐怖的黑夜中有了一双眼睛。

    他迫不及待的将DV开机,虽然屏幕摔坏了一点,但正常的使用还是没问题的,不愧是晨铭,质量没得说。他开启夜视模式,对着周围大致扫了一圈,确认了自己身处地是科技楼一楼的大厅。

    能够动起来吗?张月生在拿到DV后整个人突然有活力了一般,虽然痛的他要吐白沫了,但月生还是强行让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草,痛,真痛,真踏马痛。”张月生咬咬牙挺了过来。

    “话说,梦悠现在在哪里?不会是在四楼跟陈思之打起来了吧?”张月生透过窟窿向上看,除了四楼的天花板他什么都看不见,然而就在下一秒,所有的窟窿竟神奇的从上至下快速修复!张月生睁大眼睛,眼睁睁看着那道穿过窟窿的光被封闭。

    张月生看着那个被修复的天花板,越看越不对劲,感觉特别的扭曲,他拿起DV照向该处,瞬间一张恶心的腐脸出现在屏幕中,皮肉到处都是裂口,肮脏的头发垂下有半米长,吐出来的舌头上面全是蛆虫,眼球虽然没有瞳孔,但却像是在幽幽的盯着张月生。

    随即,屏幕开始闪花。

    “呕。”张月生仿佛见到了一坨翔,反胃感瞬间从胃里激发出来,“草,这是什么东西!”

    这就是鬼啊!张月生被这丑不拉几的面容吓坏了,他强行驱动自己奔跑起来,冲向楼梯。

    结果,刚上楼梯,就被一道铁门拦住,张月生一拍脑袋:“糟了,我忘记钥匙不在我身上!他马上扭头将DV照向身后,一切都很正常,张月生松了一口气:“太好了,没追上来。”

    再回过头来,瞬间一张烂脸与月生相近咫尺,“啊!!!”张月生顿时被吓得大叫起来,那鬼扑向月生,月生脚下一拐从楼梯上摔下,对本来就伤势严重的他来说根本就是雪上加霜。

    月生想爬起来,却发现脚被扭到了,根本没法动,完了!

    那女鬼扑空后,在原地迟钝了个两三秒,脑袋歪的像个机器人一样。她那可怕的白眼球在框里扭动了几圈,随后张开血盆大口,冲向月生!

    月生全身精神紧绷,大口呼吸疯狂思考意图寻找一个能够拯救自己的方法,女鬼扑向他的这半秒钟,对他来说简直就像120分钟的数学考试在敲铃的前一分钟还有一道快想出来的导数大题一般,全精神集中,利用大脑的每一个细胞,想个办法!!

    来不及了,已经近在咫尺了!下一刻,自己就会被这女鬼撕裂成两半。

    月生绝望的闭上双眼,但眼前原本黑暗的视角仿佛出现了一缕光,这是什么光?是死亡的前兆还是希望的曙光?如果是前者,那自己就要这么死了吗?太特么憋屈了!可恶,本大爷就算要死也要死得漂亮一点!起码要混个奋战而死的好名声!想到这,月生愤怒的张开眼,用尽全身力量用手向前一挥:“滚开!”

    声音回响在幽静的楼梯口。张月生用手掌划过了女鬼双手和脖子,就像划过一缕烟一般,安静,特别的安静,就像烟消云散一般,那鬼的手和脑袋被斩断而消失,只留下一具可怕的“尸体”,随后“尸体”也跟烟一样飘去。

    张月生紧张的看向周围,确认这混账不见后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我做到了?我把鬼杀了?是灵力吗?”月生异常兴奋,自己似乎是使出来“灵·决”来,他兴致勃勃的看向铁门,像刚刚那般一掌挥去!只听得“铛!”一声,铁门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但却丝毫没有变化,更别说被斩断了,只留下那手掌疼得嗷嗷叫的张月生。

    “尼玛!”

    而在四楼,梦悠决定先保留自身宝贵的灵力好让自己在关键时刻不会因灵力过少而昏过去变回刀,然后与张月生会和,于是便用最少的灵力与陈思之对峙了好几个回合,每当陈思之进行攻击,梦悠都会选择闪避,最多用“灵·缚”牵制住陈思之的行动。

    不过经此对战,陈思之认定了梦悠绝对不是普通人,她所使用的招式都是自己从来没有在人类身上见过的,因此自己对她的兴趣更是大增,势必要拿下梦悠。不过看梦悠身位如此飘逸宛如轻功一般,“你难道只会逃跑吗!”陈思之嘲讽说,“敢不敢跟我比划比划?”

    梦悠很清醒,她知道陈思之是故意而为之,不过自己完全没有跟她打的想法,得从刚刚那个被炸开的窟窿里下去找到自己的主人才行,她无视陈思之的话且刻意绕开她,几番想通过窟窿,却次次被陈思之阻碍,陈思之使得一手好剑,像是练过的人,无论是挥砍的姿势还是剑法的运用都特别标准,令梦悠十分棘手。

    “你想通过这个洞吗?”陈思之笑了两声,“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里有没有窟窿?”

    被几番阻挡的梦悠非常不爽,她听完陈思之的话后看向那窟窿处,刚刚的大洞确实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了正常。

    “哼,全是用负能量做的障眼法。”梦悠不屑道,这种小伎俩根本不可能骗到她,尤其是现在特别冷静又认真的她。但是,那窟窿虽然只是用负能量填补了,对于梦悠来说却是特别有效,她若想突破这些“墙”,就必须用大量的灵力去对付负能量,那对她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哈哈哈,虽然都是障眼法,但是你来说很致命吧。”陈思之看穿了梦悠的心思,得意道:“来吧,来打败我然后去找你主人的尸体吧,当然,我不能保证是全尸。不过,若你根本不敢跟我打,那你的主人必定是四分五裂、死相惨状!”

    “你就那么确定,那鬼不会把你杀了?”梦悠讲到这,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为什么,陈思之这个人类,她可以使用负能量?

    “捡魂师都是肮脏的。”梦悠更加确信了心中的这个想法,一个捡魂师能使用负能量,这其中必有蹊跷,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这混蛋利用了鬼。陈思之听到梦悠的话,哈哈大笑起来:“什么鬼啊神啊,在我眼中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能帮助我成功的工具。现在,你也是这个身份,我需要你,我好想要你!!”

    “神经病。”梦悠确认陈思之她控制了鬼,先前自己的主人还跟自己吵,得意的好像把鬼的心思拿捏的准准的似的,尾巴都要翘上天了,但实际上鬼根本不会思考,鬼哪有那么多想法?目前为止鬼的所有操作,其实都是眼前这个恶心的女人做的。而且,主人好像还对这烂人有意思,真想不明白!

    陈思之笑着正打算进行下一步行动,手都抓在剑柄上了,却突然原地惊了一下,梦悠看她那滑稽而又“丑陋”的脸,道:“怎么了?你尿裤子了?”

    “看来你的小主人还有点实力嘛,竟然能在那种状态下把负能量消灭。嗯,你们都蛮有趣,我对他好像也有那么点兴趣了,暂时让他不死好了,到时我再好好研究研究他的灵魂。”陈思之嘶溜了一下嘴唇,一副痴态看的梦悠直犯恶心。

    “这话你跟主人说他会很高兴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