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Brainvat 45 宪海章团

更新时间:2021-03-01 21:23:43 | 本章字数:4418

    那里有一柄银色的镰刀。

    顶部的锋旁,闪耀着紫光。

    镶嵌在顶部的光芒源头,是修正它独特切割角度的宝石。

    虚拟正午的太阳没法穿过被气候想像所修剪过的、整齐向水平延展的树冠,在那柄镰刀两旁投下带有忽略的阴影。

    原本抱着快乐温和的心态去参加一场狩猎的玩家们想起来了,正如很久以前有人互相描述过的那般:

    有许多素未谋面的人,为了其他人的享乐,将他们的兴致用以暴力的负面产物替代。

    刀锋两侧的抛光面映照出的惨状,到处发散着铁腥气味的红色粒子,那些参与状的武器和工具连同四肢一起从原主的虚拟身体上剥落下来,落到地上,又被其他暴徒的恶意砸成一文不值的碎块,临刑前的抽打又加剧了他们心灵的阵痛与宣判般的损失。

    相识的人们最后全都消失了,大家都被丢入了流淌着的牢笼里。

    ——

    一支钢垒公会的金团行队在还未抵达目标现场之前就被其他公会的偷袭给全数淹没,以上是关于他们效率和执行手段的简要描述。

    当然,所有的这些都通过望远镜被记录在耀染的眼睛中。

    “汇总汇总,我是毛茸茸,我依旧处在奶酪的后面,耀染,你那边的其他奶酪怎么样了。”

    “‘沙’,你们在干什么?在执行金团?需要增援么?”

    腰侧的对讲机把声音讯号传输到他的面具贴片之下,在毛茸茸的声音讯号之后跟随着其他人的声音;这让耀染眉头一紧,恨不得直接把对讲机咽到肚子里,然后在咕噜咕噜深恶的厌烦情绪下直接给那个闯进频道的天才臭骂一顿。

    平静搬起对讲机的耀染开始说话,语速越来越快:

    “我们这边的奶酪刚出事,已经全都没了,他们的手段很恶劣,着装不是火鸟的人,我给你们一分三十秒的时间,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要看到至少两个人过来。其他人来不来随便,还有那个调错扭的兄弟你可以把对讲机生吃了这玩意不适合你用。”

    “噗呲呼呼呼呼……”

    对讲机里传来一众的笑声,听上去像是在长久的压力下得到了释放。

    “好了。”耀染故意顿一下让他们笑完:“这是关键性的一战,呼……”

    他给自己来了串长达六秒钟的深呼吸。

    然后。

    “行了,开!始——”

    ——

    那些还在清点战利品价值的玩家,他们还在被清点被自己人的手段几乎磨成粉末的战利品。

    几乎每个人都被修长、镶嵌有其他宝石的黑皮革帽遮掩住大部分面孔,还有些玩家身上的革甲带有些夸张的伤痕,但这些引人注目的细节都无法掩盖他们行为所透露出的谨慎。

    把其他玩家的掉落破坏,只捡取其中含有能量的珍贵部分。

    有些通过改造和雕琢形成的属性单元,只是次品中的次品。

    来自竹雨淋筝公会的这批玩家,已经远远离开他们私人世界坐标好几天了。

    他们受命去尽力破坏在S市内遇到的任何有组织性的玩家群体,几天几夜的轮班值守,谨慎选择下一个驻脚地,而眼前暂能索取到的收益只有那些从钢铁破烂中分拣出来的宝贵虚构能量,那只是它们能拿回去下注领赏的小零件而已。

    “哎——这批收获不大。”

    前一个才刚把自己捡到的疑似红结晶装进衣口袋里,他身后一直在最近朝各种人称兄道弟的麻烦人物就走上前来,自己的肩膀上好像多了沉沉的一块。

    转过身去,看到他带有些警惕的眼神,突然才意识到对方原来与自己一样,状态都不太好。

    下意识开口说:

    “啊,这波只……”

    对方突然伸出手来捂住他的嘴,食指并到嘴唇,轻微蠕动,暗指嘘声。

    等人都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习惯性称兄弟的那位才开始说悄悄话:

    “让我看看,再决定以后能不能充公。”

    被捂嘴的那位明白了什么,用眉梢暗指远处的小树干,示意他们二人能暂去那边躲藏,便在碎片堆中东摸石头,西摸刀片,吱吱扭扭拱到同一颗桑葚树下。

    被取出的红石项链有一半交到了另一个人的手里,锁链部分还被找到它的主紧紧握着,就看见对方取出一枚小巧的放大镜,让眼睛穿过透面观察它。

    令人欣喜的是惊奇的表情,而不是写着“这是烂货”的嫌弃嘴脸。

    那人的手劲很松,看不出要有抢夺的意思,只是想要做这类小事,他们公会里总是有这些对外面很感兴趣的玩家。

    因为……

    好好的沙盒游戏,因为自己居住地和别人不一样,都要被大家玩成数据刷本游戏了……

    眼看着那人抬眉扬齿,好似要说什么夸赞的话,眼神投射出的情绪突然就和之前的预兆不同,直勾勾盯着他身后的什么东西,放声大喊着:

    “那是什么!”

    他也赶忙回身查看,那是一个在原野上飞驰的东西,不像是马匹,不像是怪物,不像是飞行器,也不像是玩家,正在有意识般靠近着他们。

    手中还攥着的那个细长晶石挂饰,因为握劲太松而脱了手。

    它的头部很尖锐,展开的底座又有点像四方形,像是某种攻城器械,但肯定比那种东西要小,又有点像它们竹雨淋筝在山崖间凿建筑基用的东西,推进的物件是……是,冒着蓝光的燃料?

    随着那个东西越靠越近,他们总算是看清了某些机械结构的运作方式,但明白发生什么的时机已经晚了,队里仅有能够做出中射程攻击的人已经开始进行他们的尝试。

    首先是由魔法晶石驱动的飞行镰刀,它直直地飞出,最后落在已经被来袭物凭借速度超越过的位置。

    对方并没有因此而展现出任何机敏,于是,一道带刺的锁链突然出现在抛投起点与落地镰刀的环状握端,在尽力的一拽直接朝着来袭者奔跑的下盘扫去,擦出火星,成功命中。

    队伍里的众人也因此看清楚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分明是一个人把自己的上半身全都套在一个金属匣子里,人类奔跑时两对肢体的互相协作已经交给推进器代劳部分,他的双腿只是在机械的驱动下被迫运动,负责调校火箭靴的受力方向。

    某种……动能武器?

    咚!咚咚咚咚!

    因为锁链的牵绊而在空中进入失衡,就在即将翻倒的时候,其他未开放的喷射口却突然出现;只消一阵喷流的鸣音,那个东西的“腿”和“头”便在夸张的超圆角度修正下重新转向正确的位置,持续的轰鸣声仿佛是在嘲笑着阻挠者一般。

    咚咚咚咚咚咚咚!

    不止如此,它身上的蓝焰还因此变得更加明显,重新落地之时就已经可以看到尖锐的端头体已经因为燃料而变得部分红热……

    团队里有的法师见到此情此景,急不可耐,将自己酝酿许久的法球向着袭击物推进的轨迹扔了出去。

    之后发生的事几乎只消瞬间。

    紧随着第一个法球,还有越来越多的抛射物朝着它的弧型高速行进路线飞驰而去,某种引擎的轰鸣声和那些攻击手段的效果音相互碰撞在一起,结果得来的是一种经久不散的尖锐鸣音。

    飞镖,光球,元素射击武器,地形生成符箓……

    所有看似即将命中的一切,它们的实战效果都在一次炸药般的最终推进中化作泡影。

    有什么东西变为碎屑弹出了那个冲刺的形体,但也只是在之后变为热浪翻涌的弹片,并没有得到阻止;最顶端的尖锐护壳则在稍后对符箓岩层的冲撞中消失,变成稀薄的光学烟雾,刺伤它敌人的眼睛。

    蜂窝一般的枪口整齐排列在前,乘着最终的圆形激波,同时发射。

    耀染前一秒视线所及的所有玩家,树木,以及还能算得上是土地的形状,转瞬间都已经变成被硫酸洗刷过后的地狱缩影。

    火焰不知道为何从树干和耳廓的共同焦洞上喷发出来。

    缩在桑葚树下的两人意识到自己身体上出现过弹丸的穿孔,但却没有意识到它们的虚拟义体已经被斩做两段。

    “轂潕……嗡————————”

    在死亡判定抵达之前,他们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能看到站在射击残烬中向着天空喊出高功率音波的形体……

    ……那个正在手执两柄结晶状宽刃剑,不知道为何,还能够被称之为是“玩家”的东西。

    ——

    最后,在剧烈鸣响中出现的山火惊动了鸦群。

    因为浓烟的熏蒸,某些焦渴难耐怪物最后还是放弃了那片林地,它们要去有水源的地方寻找新的栖息。

    有个长的像人的东西混杂在飞鸟的阴影中,那位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得以在树冠上高速移动的家伙,最后还是被一声枪响击穿胸膛,倒在愈加滚烫的山林中,化作一阵红雾消失了。

    “怎么说?”

    钢垒公正站在他的魔法船上观看一场大火,在他身边有一个正在用匍匐状退去弹壳的女貌玩家,那个滚烫的金属东西掉在他的甲板上,好看的纹理顿时就烧焦了一点。

    刘然心疼,但是没有为此说话。

    趴在地上的那位,游戏ID叫【阿诺比远端一】,刘然觉得她的名字太长,平常索性只叫她阿诺比,本来是钢垒公会特别编制【骑袭战团】的一份子,但为了摄取老团员的评价,刘然还是执意把她暂时安排到了钢垒公会的新编制……

    【宪海章团】里。

    这对于阿诺比来说是一件麻烦事。

    这会让这个强迫症频繁关切宪海章团的行为,恐怕短期内刘然是没法从她嘴里获得什么正面评价,但就算如此,阿诺比的态度也显然会比骑袭的其他人要柔和一点。

    对待刘然的模糊问题,阿诺比总结了一会,从她的爱枪边上翻到另一边,半躺在地上,露出不屑的神色:

    “人是好人,不过骑袭里和我打近身战的人基本上都能压制我……所以我也总结不出来,这次么……就说我目击的地方吧,他那一套消耗燃料太多了,成本倒是勉强可以接受,那个伤害规模所需实现的时间比我们一般的pvp队伍要短不少……不过其他所谓的宪海团员真的可以适应那种东西么?我很怀疑?”

    “嗯……”

    刘然思索了一会,伸出手指,比划比划:

    “这也就是燃料钱,其他东西我们也不缺,各种东西回收扔进熔锅里,叮叮当当又是一套,时间短就不提了,而且那些东西的成本比一般规模的队伍出征要少很多。”

    “哎~”

    阿诺比开始反复抬自己的小腿,某种伸展筋骨的运动,被一缕黑发掩盖部分的面庞出现疑惑的神色:

    “你就这么喜欢看到自己的团员变成导弹冲出去么?你找骑袭战团的人解决这种小喽啰不比这花的少。”

    “先看看自己水平有多么高再去跟别人比可复制性啊。”

    刘然突然一低头,铁壳面罩磕在了自己披风下的胸甲上,语气有些气急败坏。

    “我说刘然呀~”

    阿诺比就非得跟他在嘴皮上争个高下出来,她索性抱在了钢垒公全无触觉的肩甲上,其他的轻便织物以及挂在身上的弹链,在刘然的铠甲上发出沙沙的响声。

    “要不是我们当时把那个戒指送给了你~你还有这么多场面话可说?哎呀~哎呀~‘哦——你们都这么厉害,我到时候还有什么颜面啊!’。”

    她说完那些话,就在刘然身后蹦蹦跳跳起来。

    这也是钢垒公喜欢戴面罩的原因了。

    他向前一步,用力抓握着甲板边的木栏杆,过了一会,一股沸腾的气焰才渐渐下沉。

    阿诺比知道自己不能再开玩笑了,索性往自己的枪边一躺,用那种睡午觉的姿势滑行回来:“所以他们今天不止解决了一支攻击编队,另一边似乎也实验性投入了几个新装备,但状况和耀染这边单挑我方全部后勤力的行事风格完全不一样,据说是一个非常婆婆嘴的男生制定了战术计划,最后废了好大劲才把他们的装备样本拼凑到手。”

    “保存度应该很完好吧。”

    刘然突然来了一句,好像对他们期待很大。

    “那是当然,不过那边的花销可比耀染高一点哦。”

    阿诺比也象征性的回答到。

    一片寂静,此时坦途鱼又在不远处的打理现场打了个喷嚏。

    “阿诺比。”刘然说着,在栏杆前面转过身去:“他们的前身大部分来自副业生产型公会,这个时候加入我们,能对我们这些人完成公会生产关系的补完;那些一杆抛下去不知道能有多少收获,怎样收获一点一滴积累的故事,他们比我们清楚,而且在未来他们也会因为自身带给你的撕裂感而更加令人难以捉摸,这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唔……”

    阿诺比对着天空愣了一会,然后让眼睛重新聚焦在刘然身上,笑眯眯地说:

    “这是你比较信奉的‘梦想’?”

    “算是吧。”

    “好啊,不会让人讨厌。”

    ……

    “竹雨淋筝的事,阿诺比。”

    “嗯。”

    “我打算派宪海章团对他们干同样的事情。”

    “无所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