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圣骑士来袭(2)

更新时间:2021-01-06 16:39:43 | 本章字数:4108

    跟着传信的士兵来到阳光明媚的城门外之后,洛伦菲斯便看到了所谓的圣骑士部队。看起来大概有一百个人左右的模样,这些人站在太阳下,全身都装备着看起来相当精良的装备,其中看起来像是统领这个部队的人更是过分,一身装备金光闪闪,看起来就好像是穿了一件黄金甲一样,站在太阳底下特别刺眼,就好像生怕别人认不出来自己是圣骑士部队的部队长一样。

    “这就是圣骑士部队?”

    说到这里,洛伦菲斯看向周围,忽然发现阿卡尼亚的身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多了一口精致的小棺材,看起来刚好是阿卡尼亚那个少女身材能躺进去的样子,看到这里,洛伦菲斯便疑惑的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修鲁徳,小声的提出了问题。

    “修鲁徳,阿卡尼亚去哪里了?难道阿卡尼亚,就躺在这口棺材里吗?”

    听到洛伦菲斯这么问,修鲁徳就悄悄指了指棺材,然后小声的回答了洛伦菲斯。

    “殿下,没有错,阿卡尼亚就躺在这里面被其他魔族拖过来了。阿卡尼亚和其他吸血鬼一样,都很怕太阳,一旦被太阳照到,身体就会着火,会烧起来的。”

    “我明白了,我还以为阿卡尼亚作为吸血鬼的族长不会怕阳光,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样子。”

    听到洛伦菲斯这样说,修鲁徳一脸的惋惜。

    “这也是没办法,谁让吸血鬼天生如此,说实话每年每次南下去人类王国的时候,我们都带着一堆棺材,军队里的魔族也都觉得他们很麻烦,而且因为有魔王陛下在的缘故,说实话带不带他们都一样,毕竟吸血鬼就算战斗力很强,但在白天,根本没办法在太阳底下作战,而且带那么多棺材,对我们的形象也很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来决一死战的,所以怕死的人类,看见我们就转身逃了。”

    “原来如此!”

    就在这个时候,棺材开了一道缝,阿卡尼亚从棺材缝里探出了一双幽怨的眼睛来。

    “你们两个说的话,我可是全部听见了,太过分了,什么叫做带不带我们都一样,如果不是我们吸血鬼,每次南下怎么可能轻易打开人类的城门。”

    “阿卡尼亚,这点我修鲁徳就无法苟同,每次魔王陛下想要在白天进攻的时候,你总会跳出来说,在晚上进行奇袭比较好。要知道魔王陛下可是能够独自突破城门,有着一人成军的力量,不过仔细想想,你会那样说也正常,毕竟如果在白天发动进攻了,你们吸血鬼也就只能在棺材里抱着膝盖痛哭了,如果不是魔王陛下可怜你们,你们根本不可能上得了前线的。”

    被修鲁徳戳中痛点之后,没办法反驳的阿卡尼亚就在棺材里咬着牙握紧了拳头,眼睛一片红,看起来相当生气的样子。

    “可恶!——修鲁徳,要不是现在在太阳底下,我现在就会出去把你狠揍一顿,再说了,你已经上年龄了,也差不多是时候把将军的位置给我让出来了。”

    听到阿卡尼亚这样说,修鲁徳顿时叉着腰得意了起来,虽然上了年纪,看起来相当为老不尊,但身体看样子还是很硬朗的样子。

    “我~是~不~会~让~的~哟!~就算要让,我把将军的位置让给一个魅魔,也不会让给一个只能在晚上作战的吸血鬼的,而且,我已经跟随魔王陛下这么多年了,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陛下还把魔王的位置交给殿下了,在怎么说我也是看着殿下长大的,所以我修鲁徳再怎么说,至少也要在这个位置上养老养到死。”

    “修鲁徳,你这个混蛋,哪次喝酒我没有带上你?想不到你这个家伙,居然这么厚颜无耻!~”

    “这个是这个,那个是那个了,随便你怎么说了,反正我就是不让了,说到这里感觉又有点想要嘘嘘了,明明来的路上已经解决过了,果然是因为上了年纪的原因吗?”

    “可恶!~”

    看到阿卡尼亚躲在棺材里十分不甘心又没有办法的样子,想起阿卡尼亚之前在会议上,用双手捏着自己的衣领把自己提起来,让自己在会议上十分丢人的样子,洛伦菲斯忽然意识到,这难道不是一个报复回来的好机会吗?

    看到洛伦菲斯看着自己越发不妙的眼神,甚至傻乎乎笑出来的样子,感觉到危险的阿卡尼亚便立刻从里面把棺材合紧了。

    看到阿卡尼亚这个样子,洛伦菲斯立刻就蹲在阿卡尼亚的棺材前,敲了敲阿卡尼亚的棺材板。

    “喂!~阿卡尼亚,这么好的天气,要不要出来晒一下太阳,对皮肤有好处的哟!~”

    “不要用你那张傻乎乎的笑脸靠近我的棺材,你以为我阿卡尼亚是笨蛋吗?我可是活了三百多年吸血鬼,是吸血鬼中的吸血鬼阿卡尼亚!~”

    看到即使到这一地步,还很神气的阿卡尼亚,洛伦菲斯就没办法的叹了一口气,这个样子,果然不打开棺材板让这个性格恶劣的吸血鬼晒晒太阳是不行了。

    “英明神武的阿卡尼亚大人,你刚才不是还在会议上大吼大叫,要把人类当蝼蚁,要把他们的头盖骨当成酒杯用,混着血和葡萄酒一饮而下吗?现在你的机会来了,有一百个左右的酒杯,正在阳光明媚的太阳底下等着你享用,来吧!伟大的阿卡尼亚大人,来证明你刚才在会议上说的话吧!~”

    “这个……那个……我不是…………”

    面对阿卡尼亚模糊不清不知道说什么的话,洛伦菲斯把耳朵贴在了棺材上。

    “阿卡尼亚大人,你想说什么?我听不见。”

    “殿下,那个……对不起!”

    “阿卡尼亚大人,你说什么?声音实在是太小了,我听不见啊!~一定是棺材让你的声音变小了,要不要打开棺材说话?”

    说着洛伦菲斯就动手准备打开棺材,而阿卡尼亚则是死死的将棺材合紧,让洛伦菲斯怎么也打不开棺材。

    “阿卡尼亚大人,圣骑士部队就拜托你了,所有人都满怀希望的期待着你把他们的头盖骨当酒杯用。”

    “不要!我是绝对不会打开的,你想要杀了我吗?这可是太阳底下,而且圣骑士可是我们吸血鬼的天敌,你这样还算是魔王殿下吗?”

    “一旦情况不利,就搬出身份,明明根本不把我看在眼里,这个样子的话,也没办法了,修鲁徳来帮下忙,把这家伙抬起来丢到那边的圣骑士堆里。”

    看到洛伦菲斯准备将棺材抬起来的样子,修鲁徳就连忙跑到另外一边,帮洛伦菲斯把棺材给抬了起来,直接就把躲在棺材里的阿卡尼亚吓哭了。

    “呜呜呜!~殿下,对不起,是我错了,我知道了,是我错了,对不起啊!~所以,请你不要把我丢到那边啊啊啊啊啊啊!————绝对会死的,我绝对会死的,呜呜呜呜!~谁来救救我,到底谁能来救救我啊?”

    阿卡尼亚凄惨的哭喊声,让来的所有魔族都听到了,但尽管如此,也没有魔族会皱一下眉头,或者会觉得她可怜,反而会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嘻嘻笑。

    毕竟,这里是弱肉强食的魔界,毕竟,这里是强者为尊的魔界,弱小的家伙就算被强大的家伙吃掉,就算被撕成碎片,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因此阿卡尼亚的求饶声,哭喊声,在这里甚至会成为悦耳的音乐,没有魔族会觉得这样做有什么奇怪的,没有魔族会觉得这样做是不对的,毕竟这是在正常不过的魔界日常生活。

    魔族的大家,每一天都在度过这样的生活,或许有时候会很难受,或许有时候会很悲伤,或许有时候会在热闹的酒馆里喝的酩酊大醉麻醉自己,让自己倒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或者有时候会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试图在冰冷的大街上寻找点安慰,但不管怎么样,都绝对不会流下眼泪,因为魔界并不相信眼泪,因此,叶悠鲤作为洛伦菲斯,决定当场把阿卡尼亚和棺材当作炮弹向圣骑士部队投掷出去,而这大概也是做不到的,因为洛伦菲斯是叶悠鲤,叶悠鲤也是洛伦菲斯,曾经是一个热爱和平的人类,现在则仅仅只是一个热爱和平的魔族,想到这里,就在我准备放下在棺材哭嚎的阿卡尼亚的时候,一个听起来非常正义的声音阻止了我。

    “那边看起来很像是一个少女的魔族,我已经忍受不了了,给我把棺材里的吸血鬼放下,不然的话,在魔王来之前,我就带领着圣骑士们,把你们这群混蛋魔族全部都给灭了。”

    说出这样的话的,是金光闪闪,在太阳底下特别刺眼,看起来像是穿着黄金甲一样的圣骑士,从声音来看,好像还是一个相当年轻的女人来着,要比喻的话,就是好比是温柔的大姐姐那样的声音。而阿卡尼亚作为吸血鬼居然被自己的天敌圣骑士给同情了,而且看样子,还是被最高级别的圣骑士给同情了,一想到如此,我就忍不住想要笑出来,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圣骑士刚才说我是什么来着,说我是看起来很像是少女的魔族?

    想到这里,洛伦菲斯就从修鲁徳手中夺过了棺材,一个人抱起了装着阿卡尼亚的棺材。

    “你说谁是看起来很像少女的魔族?给我道歉了,不然我就把这个装着吸血鬼的棺材给当场摔烂。”

    被怒火控制的洛伦菲斯,一个人将棺材抱起来后举过了头顶,这个时候,周围所有的魔族都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就连修鲁徳也因为没忍住而捧腹大笑了起来,至于阿卡尼亚作为吸血鬼则因为被圣骑士同情,而在魔族中社会性死亡了,在棺材里大哭大叫着。

    “我阿卡尼亚居然被圣骑士同情了,要死了,我要因为羞耻而死了,不要呀!————啊啊啊啊啊啊!!!!!!————谁来杀了我?不管是谁都好,快点杀了我啊啊啊啊啊啊!!!!!————”

    “那边被挟持的吸血鬼,不用担心,我罗兰是个博爱的圣骑士,非常看不惯恃强凌弱,就算是吸血鬼也没有关系,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你的名字叫什么?”

    “求你不要再说了,在说下去,我阿卡尼亚会死的,绝对会死的,不要呀!————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大脑在颤抖呀啊啊啊啊啊啊!!!!!!————”

    “阿卡尼亚是吧!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救你。”说到这里,自称罗兰的圣骑士看向洛伦菲斯:“那边那个魔族少年,我误会你了,真的对不起,能把你手中的棺材放下来吗?这样我就不会在魔王来之前,率领圣骑士发动进攻的。”

    听到那个叫罗兰的圣骑士这样说,冷静下来的洛伦菲斯便将装着阿卡尼亚的棺材放了下来,说实话洛伦菲斯根本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个圣骑士居然到现在都没有看出来我洛伦菲斯就是新任魔王,而现在我要是自称是萨麦尔领新任魔王的话,肯定会被这个名字叫做罗兰,看起来脑袋不太正常的圣骑士给嘲笑的,就算不会如此,她在知道我是谁之后,也一定会忍不住笑出来的。而这个时候,忍受不住的阿卡尼亚,看起来已经在棺材里陷入深深的绝望了,在棺材里发出了充满阴郁的声音。

    “我已经活不下去了,居然被吸血鬼的天敌圣骑士给同情了,还被圣骑士从屑一样的殿下手中救了下来,我可是活了三百多年,是萨麦尔领最强的吸血鬼阿卡尼亚啊!~好想!~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实在是太丢吸血鬼的脸了,不如索性就这样被烧成灰吧?”

    看到阿卡尼亚居然如此看重自己的名誉,在精神上被圣骑士罗兰毁灭之后,叶悠鲤作为洛伦菲斯就忍不住吐槽了。

    “我是屑一样的殿下,还真是对不起了!~”

    “不用你的道歉,反正我的名誉已经无法挽回了,从今以后,让人闻风丧胆,勇猛的吸血鬼战士阿卡尼亚,已经不复存在了,只剩下被圣骑士救下的,让人发笑的吸血鬼阿卡尼亚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